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我想他是痴了:读《呐喊?白光》有感

[日期:2019-03-07] 来源:宣传组  作者:高二5班 安南 [字体: ]

   

     初读鲁迅先生的文章,是自教材中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开始,而后《社戏》中朦胧半醒的梦将我攫住,让我为之折服的,真正是小说集《呐喊》中看似荒诞不已的《白光》。

     我在读到《儒林外史》中范进一五十多岁的老生中了举人后喜极而疯的故事的那段时间,心里就一直在想:假如范进没有中举会怎样呢?中国千千万万的书生落榜后在怎么想呢?之后相当凑巧的,我遇见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陈士成,心中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作为一个科举考试十五次落榜的穷书生,陈士成的实力着实难以判断,但我想他在进行第十六次科举考试之时,心中还是充满希望的。也的确,正因为在科举之路上投掷了几十年的心血,他哪还敢退出,发榜时幻想着中举后荣华富贵的时刻,他心里实际却一刻未放松。斑白的短发已说明了很多问题。

     得知未中举后,陈只暗骂考官没赏识他的才华,心里却早已崩溃了。看着学童,他瞧见了小觑的神色,刚近房门却看见满眼都明亮,连一群鸡都似乎在笑他。和范进是那么地相似我想他是“痴”了,他愤然着,却显得荒唐。他太渴望富贵了,他读书读到头发都白了,可那科举之路,那“富贵之路”还在驱赶着他。他等不及了,他去追逐那黑夜中明亮的白光,他急切着想挖掘出宝藏,他终是疯了,又死在了美好的“白光”的幻想中。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这个故事颇有深意。清末僵化的科举考试制度,着实害死了无数个如陈士成一样的穷书生,这是毋庸置疑的,但鲁迅先生着实将其刻画得入木三分。当时的社会本身便是畸形的,无数个邻居对着无数个失魂落魄的陈士成冷眼旁观,又有无数个头发熬白了的的陈士成继续为着心中的荣华富贵重蹈覆辙。喜极而疯,悲极而疯,这是当时读书人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

     鲁迅先生写作时,正值一位“陈士成”起义,他放弃了科考,率着一干人“向山里去”要大干一场,为了“白光”。可惜被镇压得很快,死得凄惨。也许鲁迅先生有暗喻的意思,只是为了“白光”而向山里去终将“溺死”,放弃了科考,显得却没有希望。

     “白光”,有人说是欲望,有人说是希望,它作标题及线索,却是那样冷漠而神秘。我疑心白光本是月光,李白醉酒后坠入白光,苏轼承天寺内望着白光怡然自得,陈先生为那白光,死时指甲缝里满是河里的淤泥。

     科考已经改革,而“白光”于今我觉着像洋故事里小女孩点燃火柴出现的理想乡。理想乡的存在固然有我们所期待,可不能沉溺于“白光”。

     黑夜已经过去,我们要在黎明之时为光明踏实地奋斗。

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anzhijun | 阅读:
相关新闻      
网站信息